背景:#EDF0F5 #FAFBE6 #FFF2E2 #FDE6E0 #F3FFE1 #DAFAF3 #EAEAEF 默认  
阅读内容

向可富:举债办学,只为了山区的那些孩子

[日期:2012-02-21] 来源:法讯网  作者:李堂平 [字体: ]

           法讯网撰稿人 李堂平
   在重庆市开县厚坝镇海拔1000米以上的高山上,有一所特殊的学校,它没有校名,也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公办学校。这所容易被人“遗忘”的山村小学,却一直支撑着当地“父母在外,老人在家”的山区留守儿童上学读书。

“开县厚坝镇珠宝小学”位于厚坝镇的红宝村(原珠宝村)、大坝村(原吉义村)、群联村,渠口镇的平浪村、双丰村,金峰镇的富民村的三镇交界处,地处高山,交通十分不便,适龄儿童远离镇中心小学几十公里,而这些村都没有公办学校存在,只有这所 “民办”学校在艰难中支撑。

  左手艰难书写.jpg

   左手艰难书写

拐杖做教鞭.jpg

     拐杖做教鞭

 “拐杖教师”专心育人 不计成本
      2月9日,从开县坐车到厚坝镇政府所在地的,再坐摩托车走山路接近个小时,法讯网撰稿人来到了这所山村小学。说实在的,坐摩托车在山路上行走,撰稿人都是闭着眼--在悬崖边弯来拐去的奔跑,那种害怕不是一般的心悸啊!
    在该校二楼的一间教室,撰稿人见到了这位老师--用拐杖做教鞭,指着黑板上的图形给学生讲解。
    他叫向可富,“开县厚坝镇珠宝小学”校长,其实就是一位教师。办学多年,得到当地群众称赞,因为大家都知道他在用心办学,不讲经济效益。
    向可富视生如子,多年来学生在学校开水都是免费提供,学生的米饭没有蒸熟,他让妻子做面条给学生们吃。除了关心他们的学习和生活外,他们的身体也是他长期关注着的,再多欠债他家也买有很多常见的药物,哪个学生有个感冒什么的小病,他都及时配好药给他们免费服用。
    群联村8社的刘华,是一个患有精神病的孩子。家庭不富裕,整个院子都没有人了。2009年他奶奶找到向可富,说没有哪个学校要他。向可富二话不说就收下了,先是读幼儿班,现在读二年级。唐川录,头部先天性偏脖,头皮薄,手指头都压不得,在广州没有一所学校敢收取他入学,别人看见他流口水都怕。2007年,他的爷爷梅庆才找到向可富,于是8岁的他就在1年级就读,现在是四年级了。渠口镇双丰村的胡静,父母在浙江打工,收入不少。在2011年初带5年级的孩子去浙江就读,孩子去了2天就说听不懂,还是向老师这教的好些。没法父母电话来说不好意思,哪怕不挣钱还是回来读。向可富说:“没事,来吧。你走了,只要相信我们,我们的门是开着的。你认为我们可以,能把你孩子教好,你就来。”现在胡静的母亲只好在家呆着。金峰镇富民村的刘永亮,也是到处跑后还是回到他这来读书,说这儿才听得懂……
    如果认为是他为了收费而收下他们,那你错了!因为他的收费远远不够他支付教师工资,更别说其他费用。
    他办学没有存款,却拥有许多欠条,其中还有十几年前的。原吉义村田龙平家三个孩子从1年级到毕业都没有给过钱,到2009年他家共欠2500余元,大女儿出嫁了,二女儿在外务工,儿子还在读职中,向拿着欠条去他家,大女儿已经生下孩子了,马上答复:“向老师,这个钱应该给。”后来她家还清了所有读书的欠款。10多年前,珠宝村的严某辉找到向可富,请求2个孩子赊欠着在他那读书,向可富知道他家里穷,该人又不务正,但想到孩子的未来向可富还是收了这2个孩子,如今还欠他500元—外出后找不到人,老家还是土墙屋。双丰村徐守坤还有1200多元没有给,让他只给800元至今还没有给,而他家的孩子打工都近6年了。当然,欠他学费的也还有不少没有写任何字据的,还有写欠条的人如今都去世了……
    在2011年10月30日中午,向可富在为孩子去山下拉回营养计划的鸡蛋途中,接到厚坝镇教管中心电话通知下午开学生视频安全会议。他心急如燎地赶往学校,在将回到学校大门的途中不慎摔倒,导致右脚踝骨折,住院近2月,花去近万元医疗费,至今仍然行动不便,故被村民戏成为“拐拐教师”。

村民的家        村民的家

[NextPage]

 教学多年成绩裴然 生活清贫
     向可富在1988年在当时的开县茂林乡珠宝村开始创办民办学校。经过多年的发展在当地拥有一定的影响力。
    他在教学中成绩裴然,多次获得镇、县级奖励,在2002年学校被评为“开县社会力量办学综合评估三等”。

荣誉.jpg
     他所教的的学生中:儿子在重庆大学就读,曾海林在上海读博士了,查良玉在某大学任教,余定志在某部队上军事院校,李传路在开县某镇政府上班,曾云军为厚坝镇畜牧站站长……没有考上学的一些学生在外任经理、厂长的为数不少。
    向可富办学二十多年来,只有成绩没有经济。除了在珠宝村修建的学校外,无其他资产。他没有电脑也不会电脑。他的儿子向俊2010年考上重庆大学,没钱。他找到教委办理了无息贷款,每年6000元,他说,好在有这个政策,也能缓口气啊!他还劝儿子好好读书,将来有能力好好回报社会。
    他在联坪村校二楼的住处,夫妻二人一间房屋里就一张床,饭桌是课桌,立柜里放着衣物还有食物,立柜上摆着一电视,一课桌上摆着VCD和碟片,而这些主要是课间操所用,立柜处的角落放着一塑料桶--是为他方便而用。而这台电视还是重庆市工会开展“三进三同”活动时赠送给学校的。这就是一个办学20多年的一个民办校长的家!
        而对留守儿童的关爱,撰稿人在学校见证了他们是发自内心的爱。下课了,一个幼儿班学生(虽然没有专门的幼儿班,是和一年级学生一起在教室)在操场中不知道为什么忽然哭了,一直在旁边看着的老师胡俊波马上掏出纸巾,为他擦干泪水。见还是在哭,就叫来多个学生和他玩,见还是不行就干脆抱着哄他,孩子笑了!雷涛在上课中忽然肚子疼的厉害,胡老师赶忙背着他赶往卫生室,拿药后背到宿舍服药后又赶到教室上课。幼儿朱俊熙在上课中不知怎么的就哭了,全班学生都看着他,胡老师赶忙安排他坐到他的亲戚旁边,让他哄。仍然哭,他拿出讲台上的大卷笔刀给他还是不行--孩子哭着要妈妈了。上课时无法的了,胡老师便抱起孩子,安排其他学生读书后就走出教室,抱着晃着哄她说去找婆婆。孩子停住了哭,他才又走到教室……
    中午吃饭时,学生龚正的饭盒掉了,向可富见此就马上把他叫到自己宿舍一起吃饭……下午,向可富花钱找来电工,自己掏钱为一房间安装电表、电灯和装上电源插座,方便双丰村2社李传友的2个孩子在该校免费寄宿,他母亲曾说回去买好插座好在这做饭。
    向可富说:留守儿童得不到父母的关爱,他们把孩子交给我们,他们没有在家,孩子各方面我们都得给与关怀。不管成绩好坏,我们都得平等待人。我们不给他带好点,自己就没有信誉。
校长的家.jpg  

                校长的家
      他的学生春节回家拜望他时见他仍然清贫,就劝他放弃办学去他们那里工作,保证给高薪和优厚待遇。向可富摇着头说:“我不在这教学,还有你们这样的人才么?我苦点无所谓,反正也在老了,还是在家培养这些孩子吧!再有,办了20多年学,也不会做其他的事情了。”学生说:“国家没有给你工资,你办不下去了怎么办呢?”向可富苦笑着:“走到哪算到哪?没有学生了再想法吧!”这就是一个山区教师的心声啊!

[NextPage]


艰难支撑山村学校 期待扶持 
     说他是特殊学校,是在于它性质是民办学校,其实而是一所村小。但他的所有开支包括教师工资都是自收自支,国家没有把他们纳入公办教育,即使是改制也没有轮到他们。
    向可富从1988年在当时的茂林乡珠宝村开始创办,当时在该村已经有一所规模大民办学校,除了小学还有初中。他只招了一个补习班,夹缝中求生存,艰难可想而知。
    而他讲起办学的艰辛就热泪盈眶:从1988年到1995年就修建3次房屋,每次都是夫妻家人出力修建,资金靠向亲戚朋友借贷。由于他专心致志、苦口婆心的教学,就这样发展到有100多名学生了。直到1995年,他才能办理到办学许可证。他比公办学校收费低,教师工资、书本费、课桌这些都是要自己掏钱的,依靠教学也难养活人。他家为此长期欠债,向可富大嫂的妻弟媳妇后来找到他劝说把嫂子的钱还了,“以免在婆家推磨把磨子弄垮了”。而为了找三哥借500元,还导致哥嫂为此还大打出手。没有钱,他教书的时候做农活--中午学生休息,他就和妻子赶往田地,挑粪、锄地、播种;晚上,他就打着手电筒在田地里忙碌。他喂猪、种副业,该村盛产柑橘,他也没有放松过。即便这样,收入还是没有别的村民多。没有米吃了,向可富的母亲怕被儿媳知道,都是从后门出去借米。看着教学没有效益,妻子蒋德碧多次找他闹,并多次外出打工,但还是将打工的钱邮寄回家还账。老婆外出了,在开县一厂上班的妻妹利用假期帮他做庄稼。1999年,那所规模大的民办学校由于多种原因垮了,他的学校从一个班扩展到了小学6个年级班,2000年他又扩建房屋,这次他花了8万多元,村文书还为他担保贷款,这次他又欠债4万余元。但发展还是迅猛,他不但有小学6个班,还招收了一个幼儿班。后来连山下的孩子都到他这儿来读书,更别说周围6、7各村的学生了。见此,妻子也放弃在外务工的高薪而回家帮助他专心办好学校。
    2005年,厚坝镇原联坪村小因为建修而欠债,包工头封住了大门,导致学生翻墙而摔伤。“为偿还欠债并发展教育事业,经过村民代表大会讨论同意并报镇政府、镇小学同意,”当年8月24日,厚坝镇群联村委将原联坪村校出租给向可富,租期30年。并约定保证原联坪村范围内适龄儿童接受义务教育的需要,且“两基”工作方面完成等同于原联坪村校的责任和义务。而租这所村小,他又欠款1万余元。
    因此这所学校门口没有校牌,校牌是以前成人学校改的。也就是说没有校名。办学手续向可富没有悬挂,他怕村民反对是私立学校。操场上一架木头篮球架是他接受学校后添置的,原来有2个铁制篮球架和办公室、教室里的日光灯、电扇在他接收时就不见了。教室里没有电,就是宿舍的电都还是在2010年村里找他要间教室作为村卫生室才答应为他拉的电。

学校厨房

厨房是学校楼梯间的一间房,孩子们能在这吃上米饭、面条和青菜汤

    厨房是楼梯间一间房子,里面有2个大煤炉,用于蒸饭和烧汤。孩子们能在这吃上米饭,还有面条和青菜汤。但撰稿人发现,每间教室没有电,也没有玻璃,呆在教室里很冷。真不知道这些师生怎么度过的?
     向可富为了办学,没有向外界伸手。他花掉了多年积蓄,苦苦维持。尤其2006年全面实行义务教育后,学校更是无力发展,仅靠拨付的义务教育公用经费支付教师工资和一些支出,但仍每年都欠债。
办不下去不办行么?撰稿人在调查中了解到,该校地处山上,距厚坝镇10公里,而渠口镇的双丰村校在今年初也停办,那里的10多名孩子也到他这来上学。双丰村2社李传友的2个孩子距该校达10公里路,在该校免费寄宿,孩子奶奶说:“家里经济差,没有条件在镇上读书,一年要花费上万元,儿子打工一年余下来也不够啊。再说前年在厚坝小学上学,幺女带的孩子在去街上买东西吃被车撞死了,吓惨了。不敢在下面读书,这里没有商店,不会出事。”有很多家长都说,家里收入低,经济条件差,家里也有8旬以上老人,所以不便在镇上租房带孩子上学,只有在这里上学。有几个家长强调,知道向老师是租的村小,但仍然强烈要求他坚持办学,不然孩子们就没有学可上了。
    由于向可富多年都是举债办学,现已经无力维持下去了,而各村的适龄儿童和家长们都苦苦哀求他们办下去。无奈之下,学校在2月9日向开县政府并教委恳求按照渝教计(2006)53号对该校予以相应补贴。对此,法讯网将继续关注这所学校的命运。 篮球和足球是孩子们的乐趣.jpg

   篮球和足球是孩子们的乐趣 

  孩子哭了,教师为他搽鼻涕.jpg

          孩子哭了,教师为他搽鼻涕   

老师课闲在农作 

        老师课闲在农作
 希望

     (注:文中学生和家长为化名,但是真实人物)

推荐 】 【 打印
相关新闻      

本文评论       全部评论

发表评论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本站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本站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您的评论
  • 参与本评论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


点评: 字数
姓名:
内容查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