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财经

黄淦波:东莞市林业局为何长期打压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

黄淦波:东莞市林业局为何长期打压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 
     独立撰稿人 李海波
  近几年来,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的各种话题热爆网络。目前更是全面开花,从红星新闻到上游新闻,从新华网到澎湃新闻,再到全国四亿听众的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又从电视到报刊杂志。作为关于民营企业营商环境的典型案例,10月28日,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交通广播节目就观音山近期的相关热点问题进行了报道。而作为森林公园的主管部门的东莞市林业局更是被推到风口浪尖。先是被曝光面对森林被毁坏、非法占用不作为,继而是林业局对国家森林公园编修设置障碍,长期对观音山公园打击报复,再就是面对企业投诉一纸答复“已有处理”而阻断企业言路……究竟是什么原因导致如此令人匪夷所思?近日,观音山公园董事长黄淦波向撰稿人透露了众多内幕。
  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位于东莞市樟木头镇境内,地处粤港澳大湾区的中心位置,在我国900多个国家森林公园当中,她是全国首家民营国家森林公园。观音山原为樟木头镇石新村开发缺钱搁浅,1999年经儒商黄淦波接手倾力打造。历经20多年发展,观音山从无名荒山发展到年游客超100万人次的世界知名宗教文化圣地,跻身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成为领跑中国生态文化旅游先行者。原国家林业局森林管理办公室曾发文称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开启了民营资本进入国家森林公园领域的先例,也成为我国森林公园投资体制改革中一个难得的样本,其创新经营模式为服务城市生态环境高质量发展体现了民企担当。
秀美观音山
对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东莞市林业局干了哪些事?
    一是对毁林案件视而不见,不予查处。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拥有宝贵的森林资源,大部分都是生态林,是绝对禁止破坏的。而观音山成名后就有不少人看上了这块宝地。甚至有香港人在里面修建豪华别墅,也有人在里面修建豪华坟墓……
香港人余兴在观音山森林公园内核心区的2栋违建别墅“名门” 占地和建筑面积均达约3千平方米
香港居民潘宝燕及其四个子女在观音山公园内核心区修建的占地和建筑面积均约3千平方豪华别墅“颐雅山房”
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内的豪华坟墓
截至2022年底,陆续有不法分子私建大小坟墓20多座,多数占地面积为50平方米至100平方米,其中有两座坟墓占地面积超过300平方米。
十多年来几十家媒体不断到观音山调查采访并曝光,每次几百平方几千平方的毁林现象,触目惊心!但东莞市林业局长期都坚决否认观音山有毁林现象。在今年公园就委托专业律师去举报。举报后,多家媒体又对此进行报道,引发了社会各界的高度关注。
2012年中央电视台以《国家4A级森林公园竟藏22栋私人别墅》为题报道
2012年7月18日《新快报》以《东莞一森林公园现22栋私人别墅 负责人称管不了》为题报道的违法别墅群图片
2017年,《民主与法制时报》报道了《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违建何时能拆除》
  遗憾的是,对于中央及地方媒体长期的舆论监督,东莞市林业局就是不予理睬,也一直不予查处,放任违建在森林公园大煞风景!他们仅对香港居民余兴的两幢别墅的大门旁边进行简单的拆除,反而帮助余兴在别墅前、后又侵占的1500多㎡公园的林地公费种植树木,以掩盖其侵占国家森林公园林地建别墅的违法行为。
  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今年4月12日下午,东莞市林业局局长安连天率队赴观音山调研时的反应令人费解。看着一片片触目惊心、森林资源被严重毁坏的景象,林业专业毕业的安连天竟如此回应:村民种植荔枝林要看是在观音山承包之前还是之后,有可能是一些剪枝嫁接,不一定存在毁林行为。而到了违建别墅现场,安连天指出要看对方有没有土地证和建设施工相关证件,别墅是在观音山承包前就已存在还是后续才建设?观音山公园管委会主任陈景玉强调,两处豪华违建别墅都是香港籍人士私自违法买卖宅基地,并在观音山承包以后的2009年进行修建或扩建,已明显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政府相关职能部门的行政许可批复是否存在问题?对此,安连天装着没听见,没有回应。

这是2010年樟木头镇政府属下机构在石新村起诉公园要求中止承包协议时提供给东莞市法院的证明材料,白纸黑字承认了有660亩森林被毁。
  2014年,观音山曾委托沧州科技事务司法鉴定中心对公园内的荔枝树面积进行鉴定,确定观音山公园范围内至少存在13块荔枝林,被毁林地多达1085.91亩。
2014年观音山公园委托沧州科技事务司法鉴定中心出具的鉴定书。
2023年观音山公园委托大连鸿泰海洋资源资产价格评估有限公司出具的评估报告书。
    报告显示:公园部分森林被毁面积为1122.7亩,尚未包括 “三项工程”和坟地、豪华别墅等等的毁林面积。
   看到以上的三件证明文件,让人对东莞市林业局的涉嫌渎职的行为无法释怀。
  二是联合东莞市市各相关局对公园进行围剿。在刘志庚收购公园未果后,工商局过来查执照,税务局过来查账,城管局、宗教局、环保局、交通局、国土局也争先恐后的过来,只要和公园沾的部门都“关怀”观音山。东莞市林业局也来调查观音山的手续问题,后来省林业局也派人调查,这一调查把省林业局的人愣住了:东莞作为改革开放的前沿阵地,居然还做出政府强行收购民营企业这样的事情,实在是不可思议啊。于是就给东莞市林业局发函,要求他们协助制止这种违法现象。
  除了这些,而林业局还积极支持在森林公园内进行破坏性建设。一是乱架高压线:自2002年开始,广东电网东莞供电局等在未经观音山公园同意,也未得到国家林业、环境保护等部门审核同意的情况下,擅自在公园内架设高压线塔,在此过程中,大量林木被破坏。迄今,已有五组高压线路,十余座高压线塔违法穿行架设在观音山景区内。二是高速公路打洞穿越观音山:2009年8月3日,东莞市新远高速公路发展有限公司联合樟木头镇政府以及东莞市有关部门召开会议,要求公园同意从莞高速公路穿越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的方案,即从观音山中开挖长3215米、宽15米、高6米的山间隧道,中间在观音像的底部穿过,并采用爆破的方式施工。2015年9月6日从莞高速路观音山隧道左线贯通,10月15日晚上11时28分,从莞高速路观音山隧道右线贯通。碰巧的是,2016年刘志庚被“双规”,2017年被判无期徒刑。三是西气东输工程私下更改路由:从2008年开始,在落马贪官刘志庚的授意下,中石油西气东输工程刻意绕开市委书记刘志庚家族准备拿来开发房地产的区域违法改道,绕道直奔观音山公园核心保护区而来,并直接穿越公园核心保护区域,毁林180多亩,对植被和自然资源造成极大伤害。
  三是部分干部长期鼓动不法分子毁林、违建。黄淦波介绍:观音山公园从2003年开始就举报和制止这个毁林现象,而东莞市林业局长期不闻不问,甚至暗中鼓励这些不法分子作恶。多年的毁林,到今天为止,已经有接近2000亩的原始森林,也就是生态林被砍伐,2000亩占了公园总面积的1/5啊!
毁林如此触目惊心,东莞市林业局就是看不见?!
长期支持不法分子毁林,不法分子大面积砍伐森林改种荔枝
  四是使用各种手段摧残公园,如林权证,红线图具体坐标。2005年3月29日东莞市林业局为樟木头镇石新村委会颁发9 份林权证,2010年10月19日换发林权证10份。在换证时,林业部门却违法将禁止采伐的生态公益林松树防护林3209.7亩擅自改变为可采伐的经济林、用材林等其它树种林种。2004年,观音山申请“国家森林公园”,被樟木头镇政府和东莞市林业局多方阻止,不予支持。好在2005年初国务院新颁的行政许可法,简化申办手续,申办国家级森林公园由所在单位直接向各地的省林业局申请。于是观音山就按规定上报省林业局,省林业局经过审核以后,为加强保护东莞市的森林资源,派专家学者调查后,就向国家林业局推荐,国家林业局也派专家现场考察,认为此公园在全国工业大发展的环境中有示范意义,于是就批准观音山为国家级森林公园。而东莞市政府和市林业局,不仅不检讨自己没有执行国家要全力保护生态环境的战略,反而倒打一耙,指责公园未把市政府和市林业局当大爷供,这也成为现在东莞市林业局为蒙骗不知情的社会各界而借机报复观音山公园的重要理由之一。而面对国家林业局审批,东莞市委、市政府及相关主要领导人却拒绝将之纳入东莞自然保护地范畴,更有甚者是市政府在刘志庚的指挥下直接发文要求原国家林业局“撤销观音山国家级森林公园”行政许可。
  五是多方阻挠《总规》修编。在观音山修编《国家森林公园总体规划》问题上,观音山公园于2007年正常编制总规,有效期10年,即 2017年7月30日到期就要修编。然而东莞市林业局主要领导却设置各种障碍,故意拖延6年多,就是不给办!即使广东省林业局多次出面协调依然无果。
2023年4月3日上午,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应东莞市人民政府邀约,就解决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发展受限等系列问题出席了由东莞市人民政府召开的观音山工作协调会议。东莞市人民政府副秘书长陈某、东莞市林业局局长安某、樟木头镇镇长芦某作为政府代表出席会议。至于国家森林公园总体规划修编问题,陈和安均指出广东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是未通过市政府和市林业局同意而申报国家森林公园,所以公园的红线具体坐标无法提供,公园必须自行解决。
  六是公开对抗国家林草局和省局等部门的关注和调查。在公园向国家部委乃至国务院投诉后,信件转至广东省林业局再转到东莞市林业局。而在国庆前夕东莞市林业局更是多次短信观音山:已有处理结果,不再受理,但就是不告知公园到底是啥事?让公园不知所以,无法追索。这是市林业局公然对抗上级部门的行为,企图以此杜绝观音山公园的信访之路!

  黄淦波认为:东莞市林业局企图以“边界不清”拒绝修编,企图以此逼迫国家林业草原局取消对观音山“国家级森林公园”的审批,拖死观音山,进而掩盖他们在观音山犯下的种种罪恶。因为观音山公园如果被取消国家级的头衔,那么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自然就再次回到“东莞市观音山公园”,将彻底被东莞市林业局等部门死死拿捏,所有发生在公园的违法事情就没有人会再提及,物理痕迹也会被他们否认,甚至栽赃到黄淦波头上,而那些作恶的人就能掩藏起罪恶而快乐的享受。并且,他们也有机会再次瓜分国家森林公园,在森林公园内可以大肆兴建豪华别墅、豪华坟墓……
东莞市林业局为何对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不予正确对待
   黄淦波无奈的说:观音山遭遇的迫害其性质是原东莞市主要领导人刘志庚等人指挥市林业局等部门的长达近二十年对抗中央国务院的大政方针和国法党规,是一种东莞市厅、处、科、股四级部分干部联合的长期集团犯罪行为,在当下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可能也就独此一例。东莞为何不重营商环境而如此对待观音山国家森林公园呢?
  一是故意介入到村干部内斗。观音山起源于1996年东莞市樟木头镇副镇长兼石新村支书蔡伟友,当时正是中国第二次全面启动改革开放,邓公提出“深圳速度”,于是,他决定把石新村的四座荒山连片开发做旅游项目。到1998年下半年村委累计投入1700多万仅完成简单的基础设施后资金已经见底,此时村里开始有人举报观音山项目资金使用、未批先建等问题,各级政府最终决定项目暂停,核查资金。
  为了弥补建设观音山带来的资金窟窿以及善后处理,蔡伟友在镇委镇政府的命令下带着村干部找了上百家公司,没人愿意接手,最终他们多次找到在东莞商场有影响力的企业家黄淦波求助。经镇政府同意,黄淦波于1999年11月30日与村委会签订观音山承包合同。可惜此善举并未阻碍村委会的权利斗争。
  签署合同20天左右,石新村村委会除了村长外全部被免职。东莞市某领导曾当面质问黄淦波:“你为什么要接手观音山?你不接不就啥事都没有了,让他们该坐牢的坐牢,观音山该关门的关门”。这时黄淦波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因为接手观音山项目而陷入了当地权力斗争的漩涡。从这开始,东莞市林业局受到某些力量的影响,成为围剿观音山公园的一股直接力量。
 黄淦波认为这是东莞市林业局与观音山恩怨的源点之一。
  二是副局长公开要20%的干股,不成则联合镇村欲摧毁公园。2002年2月,东莞市林业局曾科长找到黄淦波说他们副局长陈坚(现已退)想跟你一起搞公园。黄说“这是好事啊,我们整个过程我一个人带着一帮子人去弄确实是很疲惫的,也势单力薄,也很想找人跟我合作,分担一下我的压力,但是没有一个人看好这个项目。我欢迎陈局长等人加入,他准备投入多少钱?占多少股份?”黄淦波刚说完,曾就笑了,说黄淦波你是真不懂还是假不懂?我们陈副局长跟你合作要出钱的吗?即使给钱,你敢要吗?黄答复说陈局长的意思就是要干股呗?他到底要多少啊?曾科长笑着伸出两个手指–那就是20%。黄当时喝了一口水压住火说:一个副局长就要20%干股。林业局还有局长,三四个副局长,还有公安局、统战部、宗教局,消防局,工商局,城管局、税务局、公路局、交通局、环卫局、规划局、各家银行等等,还有更大职务的副市长、市长、市委书记,如果给你干股20%的消息传出去了,这些部门都要的话怎么办啊?那今后几个亿的投资款谁出啊?最后黄淦波说要按做生意的规矩来,出钱换股份。
  曾科长听完这话当即起身说黄老板那就没办法了,黄淦波送他上车的时候,他故意把脚上的泥巴甩到黄身上。
  曾科长走了不到一个星期,陈坚副局长就带人来到樟木头镇政府指导工作,在镇干部的带领下又到石新村捣鼓事,石新村委会和部分与蔡伟友书记不对付的人于是像打了鸡血一样振作起来:不法分子开始上山砍伐树木。村委会乐见其成,公园报警,派出所不管,镇各部门在旁开心的看热闹,镇、市相关部门也视而不见。至今整个观音山公园被违法砍伐的森林超过2000多亩,而且大部分是生态林,骇人听闻。
  三是原市长、市委书记刘志庚(已被判无期徒刑)欲抢夺公园。2004年,刘志庚升任东莞市长。当时房地产业和“黄色产业”炙手可热,转战到东莞做官的刘志庚及家族就看上了环境秀美,生态良好的观音山,打算砍伐5000亩的森林搞房地产开发。2006年2月,升任东莞市市委书记的刘志庚,急不可待,对观音山的掠夺更为疯狂、明显。6月,樟木头镇政府受刘志庚等人指示,决定以一不到千万元的旧厂房作价3000万元要强行收购已经投资上亿元的观音山而无果!2009年3月16日在没有和观音山公园任何协商的情况下,黄淦波被喊到樟木头镇李满堂书记办公室,他指着黄淦波以命令式的口气说“根据市委和政府的意见,镇里打算‘收购’ 观音山公园,作价在1亿元左右,并示意:如果黄淦波不会做人,一个亿想都别想,就看黄淦波会不会做人。而此时,观音山公园的投资已超过五亿元。
  四是幕后的主谋是东莞政法委原书记张继雄(张自封为东莞的地下“市委书记”),因其身边的巫师要在观音山顶设一个既不是佛教也不是道教的违法的法坛,并妄想借观音山操纵全国及企图统治东莞百年。观音山及时识破其险恶用心而不上当,张继雄恼羞成怒而指挥其党羽动员全东莞的党政贪官对公园进行赶尽杀绝。
  2003年五六月,时任东莞市政法委书记张继雄带着五六人来观音山视察,张继雄说黄老板你所有的情况我都知道,你今后有困难找我。然后让他的秘书把他的名片交给黄。临走时张继雄指着旁边的一个年轻人说,这是我的朋友,过几天会找你,有事多合作,观音山的事情他来搞定。于是黄和那人交换电话了。
  过了两天,那人就给黄淦波电话约吃饭,见面后他说:黄老板你是个聪明人,我明确的告诉您,我不是市政法委的人,也不是官场上的人。我别的本领没有,就是能呼风唤雨、移山倒海、调派天兵天将,号令天下,张继雄等人也是我的徒弟。接着他就指出黄昨天晚上睡觉前想什么以及这两天在想什么以及干了什么。见他说的确实很对,黄问他是归佛教还是归道教呢?他说我既不是佛教也不是道教,我更看不起他们。我是要对整个中国号令天下。其接着表示要在观音山上设个法坛常住,以便号令天下。黄答复观音山是佛教的圣地,不好办。对方当即说黄老板啊,你得罪了我可不好使哦,能找你黄老板是给你面子,别人主动给我场地我还看不上呢,你别后悔啊。黄说我也不想得罪你,但是你说可以随时让一个人死,让一个人升官发财,让一个人死而复生,还要号令天下?我担不起这个责任啊。谈判就这样不欢而散。
  随后,他们就开始报复了。半年后,观音山出了一起被人为布局的车祸了,整个景区被封园关闭了11个月。2009年,张继雄带着那巫师又来观音山,他们从公园旁边的山顶上要下来到观音像时,提前一天让镇人大主任给黄淦波打电话要他去接,黄认为对方从高处下来到观音像,居高临下而来,他如果去观音像旁接,那不就等于变相承认了张继雄及巫师要号令天下了?!黄就没去接。两天后巫师给黄发短信说观音山必定灭亡云云。
多方意见 建议对安连天局长等人向中纪委等部门举报
    面对东莞市林业局的故意对毁林行为视而不见和包庇毁林建别墅坟墓等现象,有法律人士指出,该局涉嫌行政不作为,可以向中纪委举报安连天局长等人懒政惰政等行为。还可以向最高检举报东莞市林业局局长安连天等人的渎职行为。
  更有人一针见血地指出:东莞市官场的重重黑幕及犯罪事实,可能只有通过观音山才有可能揭开。
  近日有网文《东莞市林业局拒不承认国家林业局权威性的背后?》指出:东莞个别官员对权力的放肆、滥用和私有化,且一直持续至今。软暴力扼杀观音山森林公园,经过前期的阻挠建设,到中期的抢夺未遂,接着进入的软暴力阶段。所谓的软暴力就是对观音山各种合法诉求不支持、不配合、不作为;反过来对破坏观音山的行为不承认,不制止,任由甚至怂恿不法分子对观音山进行破坏活动!且东莞市林业局居然不认可它的上级国家林业局的文件,认为只要没有经过东莞市林业局的审批就是无效的。
  我们在此要提醒的是:作为任何一位东莞的党政干部,都必须记住,东莞是共产党领导下的东莞,共产党员的宗旨是为人民服务,走群众路线,执行国家的大政方针,坚持廉洁自律!违背这些基本点,任何人都会受到党纪国法的惩罚,没有例外,只有早晚!在全国反腐败浪潮中,只有漏网之鱼,绝无过江之鲫,您可以不信邪,但,不能不信党!
  刘志庚担任市委书记的时候,绝不会想到有今天的牢狱之灾,当他站在被告席上痛哭流涕的做最后陈述“我丢失了党性,忘记了党的培育和人民的信任,我罪有应得”,这话估计不仅仅是给自己听的,更是给还在位的那些党羽们听的,是反思,更是警告!

关于作者: 商企权保

商企权保zgwq.online

热门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条评论